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东风闲的淡疼

本帖最后由 松风 于 2020-11-9 21:15 编辑

水调歌头 · 春日赋示杨生子掞


东风无一事
妆出万重花。
闲来阅遍花影
惟有月钩斜。
我有江南铁笛
要倚一枝香雪
吹澈玉城霞
清影渺难即
飞絮满天涯


飘然去
吾与汝
泛云槎
东皇一笑相语
芳意在谁家
难道春花开落
又是春风来去
便了却韶华
花外春来路
芳草不曾遮

             ——清 · 张惠言
2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松风 于 2020-11-9 22:33 编辑

本来想写篇聊聊诗词的文,后来又觉得没啥意思。宁老头在他的《无题之怀想》里提到了叶嘉莹。叶嘉莹这老太太我知道,以前在电视上看过她讲课,讲《小词里的儒学修养》,准确说,是剖析张惠言 《水调歌头 · 春日赋示杨生子掞 》里的儒学修养。

东风无一事
妆出万重花
闲来阅遍花影
惟有月钩斜


       对于这一段,老太太是这样讲的:你看大自然对我们多好,要装点出那么多花给我们欣赏,对于大自然的馈赠,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欣赏呢?我们应该放下功名利禄,去好好欣赏花。我们不仅应该欣赏花,连花的影子也应该欣赏。听完叶嘉莹老太太的课,我当时撇撇嘴,不以为然。我觉得张惠言 《水调歌头 · 春日赋示杨生子掞》 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特么的,内个东风啊,无所事事,闲的蛋疼,没事找事,要包装出那么多的花。谁特么闲的无聊去欣赏完那些个包装出来的花儿呀,大概只有月亮吧。我是不会去欣赏的,我有一支来自江南的铁笛,我要挨着品格高雅的梅花吹奏一曲,我要让我笛声把皇城上空的彩霞吹得更加清澈鲜亮,我要让我的笛声上达帝听。唉,可惜我的梦想还没有实现,梅花就谢了,一缕香魂渺渺,无法触及,到后来,只剩下飞来飞去这满天涯的飞絮是幻想她的笑容。

       子曰,道不行,吾将泛槎海上。子掞啊,道不行,风景不再,我们飘然离去吧。我们泛舟云海,碰到春神。春神笑着对我们说:”嗨!两鸟毛,内豪啊。内要去哪儿呀?难道因为春花开了又谢了,春风来了又去了,就认为 美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还了么?沙雕啊,那些花之外的春天的来路,没有被芳艸遮断的哦,春去春会再来,花谢花会再开。留下来吧,沙雕。“
本帖最后由 松风 于 2020-11-10 11:16 编辑

那年,在电视上看到叶嘉莹老太太满头白发,似乎每一根白发都很有学问的样子,让人肃然起敬。老太太讲课时面带微笑,又让人觉得和蔼可亲,如沐春风。我到现在都还能清楚记得,当老太太讲到‘’我们连花的影子也要欣赏‘’时,不禁咧嘴哈哈大笑,随即赶紧捂住嘴巴,生怕我的笑声扰乱了老太太讲课,尽管隔着电视屏幕。这以后,我偶尔想起这一幕,还是会莞尔一笑:这老太太,太可乐了。


       东风无一事,妆出万重花

       这一句,有两个关键词,其一是‘’无一事‘’,其二是‘’妆‘’。所谓‘’无一事‘’,文雅一点的解释是‘’无所事事‘’,粗俗的说法是:闲的淡疼。‘’妆‘’,本义是‘’饰‘’,装饰,打扮,用时下的话来说,就是包装。君不见,各种明星,包装出来的,各种美女,包装出来的。徐峥在电影《港囧》里揭露大姐的丰汝肥臀就是包装出来的,《港囧》里的大姐夫大怒:摸了几年的硅胶。
      东风闲得无聊,包装出来那么多的花。我以为这是作者表达对现实的讽刺和不满。电影《归来》所处的那个疯狂的年代,包装出许多的花,大跃进:放卫星,等等。彭总亲自种麦,一试花的真假。


       闲来阅遍花影,惟有月钩斜。

      
        有谁闲的没事去看那些包装出来的花呢?大概只有月亮吧。月亮高挂云端,就那么冷冷地、无声地俯视人间万事,包括那些包装出来的花。


      我有江南铁笛,要倚一枝香雪,吹澈玉城霞。

       铁笛,铁制的笛管,相传隐者、高士善吹,有穿云裂石之声。香雪,梅花。梅花从苦寒而来,品高格雅,不是东风包装出来的。澈,清澈,纯净。玉城,皇城,帝王所在地。
    从  ‘’我有‘’到‘‘’玉城霞’’,大意是:我有一支来自江南的铁笛,我要挨着梅花吹一曲,我要让我的笛声响彻云霄,我的笛声要玉宇澄清萬裏埃,江天一色无纤尘。
本帖最后由 松风 于 2020-11-10 13:55 编辑

如果说,‘’妆出万重花‘’是表达对现实强烈的讽刺和不满,那么,‘’吹澈玉城霞‘’则流露出要施展远大的正治抱负:治国平天下。‘’要倚一枝香雪‘’,可以认为是要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


       清影渺难即,飞絮满天涯。
       人们常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还没等理想实现,梅花就谢了,只有飞絮满天涯,于是无限惆怅,无限伤感。‘’清影渺难即‘’,我以为还可以理解为皇帝太遥远了,够不着。本来铁笛之声,是要上达帝听,被发现,被任用,然后一展抱负: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结果却是,皇帝太遥远了,根本就没有听到铁笛之声。听不到你的声音,就关注不了你;没关注你,就任用不了你。得,你远大的理想,只能保留在你的肚子里。


      夫子其实是个挺可爱的老头。被人们捧上圣坛的夫子,似乎是满脸严肃,不苟言笑。然而,《论语》时不时一不小心就爆料夫子率真可爱的一面。‘’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夫子说:‘’如果我的主张推行不了,我的理想实现不了,我就到海上泛舟去。‘’夫子这是使性子,耍小孩脾气呢。柳亚子先生曾经给本朝太祖写信请辞,说是要回去钓鱼,跟夫子这就是一脉相承。用舍行藏,文人的臭脾气,大约根就在夫子这吧。
       飘然去,吾和汝,泛云槎
       上行下效,有样学样。夫子的主张推行不了,要海上泛舟,我的理想实现不了,我就泛舟云海。让柳亚子回去钓鱼吧。夫子说:从我者,其由与?嗯,让子路跟着夫子,子掞啊,你跟着我。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本帖最后由 松风 于 2020-11-10 23:55 编辑

我们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理想的世界。当我们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的世界跟理想的世界不一样的时候,要么去改变世界(抗争),要么被世界改变(妥协);既无能力去抗争,又不愿意妥协,哪就只能选择逃离(或者毁灭)。”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这是夫子的挣扎与逃离,虽然夫子这种逃离的想法没有付诸行动,影响却很深远,历代郁郁不得志的文人纷纷效仿,于是挂靴的挂靴;封印的封印;钓鱼的钓鱼;泛舟的泛舟,这在古人的诗文中多有反应。“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张惠言的《水调歌头》想学夫子的逃离,却又学的不彻底。一方面摆出要拂袖飘然离去的样子,另一方面内心又希冀“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


      东皇一笑相语
      芳意在谁家
      难道春花开落
      又是春风来去
      便了却韶华
      花外春来路
      芳草不曾遮
      
      东皇,是东君,伺春之神;芳意,对他人情意的美称;谁家,何处。这一段的内容很简单:“你们要到哪去呢?难道说,春花开了又谢了,春风来了又走了,你们就认为美丽的风景不再了么?你们要知道,那些花之外的春天的来路,不曾被芳草遮断哦,春天还会来的。”东皇在这里给画了一张大饼:你所希望的风景(世界),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实现,留下来共同建设吧。


       张惠言的这首词,没有深奥的语义,没有晦涩的词语,很好理解。词作开头东风包装出来的花,他认为不符合他的审美要求,不符合他的理想,他认为那是上蒙蔽了圣聪,下愚弄了百姓,于是他想去改变(吹澈玉城霞),他也认为他有能力去改变(我有江南铁笛),然而无情的现实又让他碰了一鼻子灰,远大的理想难以实现(清影渺难即)。心灰意冷之下,想拂袖离去,又不舍得离开,最后借帝王家人的口,给自己的留下找个理由。

     
         张惠言的这词无论在思想上,或者艺术上,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很难理解,叶嘉莹老太太怎么一下子就给提高到儒学的地位了。记得那年听完叶嘉莹老太太讲完张惠言的这词,我有了两个想法:其一,想拿黄庭坚的《渔家傲 · 三十年来无孔窍 》,去向叶教授请教黄庭坚这小词里的儒家修养,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其二,我想,我以后写个小词,是不是也得讲究一下儒家修养?那么,对儒学一窍不通的我,是不是先得去学好儒家学说呢?当然,这也是不可能的事。
本帖最后由 松风 于 2020-11-11 12:35 编辑

三十年来无孔窍
几回得眼还迷照
一见桃花参悟了
呈法要
无弦琴上单于调


摘叶寻枝虚半老
看花特地重年少
今后水云人欲晓
非玄妙
凌云合被桃花笑

     ——黄庭坚 • 《渔家傲》


      

      东风夜放花千树。托物言志,就近取譬。张惠言《水调歌头》的一个‘’妆‘’字,老太太解读是大自然的馈赠,我却读出阳光下的阴影。张惠言的《水调歌头》,被老太太上升到儒学的高度,我却读到了自命清高、自命不凡。我指望他手持铁笛去征服世界,他却玩起了拂袖;我指望他拂袖玩的漂亮,偏生他只是装装样子,内心还是期待着帝王家的青睐。


        有些失望;有些遗憾;也有些惆怅。


       无适无莫。夫子说:‘’同样的一件事,既可以这样,又可以那样。‘’人们都说:一千个人看林妹妹,就有一千个林妹妹。好吧,儒学就儒学吧,只不过我不再迷信权威罢了。
等待中
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
嗯,还行!
嗯,还行!
东山_居士 发表于 2020-11-11 08:53
哈哈

育才怀想。舒展梦想。

字中铿锵。风骨悠扬。
行不得也,哥哥
本帖最后由 松风 于 2020-11-13 15:00 编辑

楼上玄言无忌挺可爱的哈。我这里有一首诗,你看看?
斯文已见扫瀛寰
李杜峰高谁可攀
且待后人挥彩笔
新诗改换旧江山
飘飘飘
东皇一笑相语......。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