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逃离

本帖最后由 松风 于 2020-11-14 23:31 编辑

逝将去女,适彼乐土
   
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诗经•硕鼠》





        我所说的逃离,是指逃避现实。古往今来,因为某种原因,不得已设想要逃离或者已经逃离的人,正不知道有多少。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念武陵人远‘’。李清照词中的这个武陵人,就曾见过一个成功的逃离者。那个成功的逃离者成功逃离后,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与世隔绝,本来是不为世人所知的,不巧被武陵人碰到,于是事发,就被传开了;武陵人碰到逃离者的事,又不巧被陶渊明听到,陶渊明就把这事记录在《桃花源记》里,形成典故,被人们引入诗词文章。
3

评分次数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
       夫子身后,夫子所倡导的儒学及夫子本人,拥有无上的荣光:前者称霸江湖达两千年之久;夫子则被高高捧上圣坛尊位。这是棍棒的力量: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在此之前,夫子周游列国,企图兜售他的学说,结果却是屡遭社会毒打,终于在某一天,夫子萌生了要逃离的念头,打算终止兜售,为此,夫子设想了一个航海计划。在夫子的航海计划里,子路是必须要带上的。‘’从我者,其由与?‘’这个‘’由‘’就是子路。这里就有一个疑问,夫子的航海计划为什么一定得带上子路?
        子曰‘’由也好勇过于我。‘’
       夫子说,子路的勇猛超过他多多。这就有些明白了。夫子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他在设想航海计划的同时,就充分考虑到航海途中有可能要面临的种种凶险,比如,万一腾蛟浪遏孔家船呢?《墨客挥犀》曾揭发蛟是凶残的水冦,喝人血,吞人。那个时候周处又还没有出生,如果遇到蛟,就得借重子路的勇猛,将蛟擒而诛之,以确保人身财产安全,以确保航海计划顺利进行。

       子曰:‘’无可取材。‘’
       夫子长叹一声:‘’唉!只是到哪弄航海材料呢?‘’夫子的这一声叹息,是生活的沉重,生存的艰难。好吧,你说的对,贫穷限制了想象。夫子的经济基础那是相当相当的薄弱,经常性的,夫子的口袋比夫子的脸还要干净。厄于陈蔡,连饭都吃不上,哪有余钱置办航海一应工具、材料啊,没有航海工具,那还逃什么离,那还航什么海。于是,夫子近乎完美的设想,终于只能宣告流产。不过,夫子的逃离虽然最终没有成行,但他留下的海航计划,影响却是非常深远。
        李白也想过要逃离,他根据夫子的航海创意,设想了一个沧海云帆计划:‘’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也许你不同意李白这是要逃离,那么,我们试想一下,李白的根在大地上,他跑到沧海去做什么?说到底,李白这是想要逃离。他的沧海云帆实质上就是夫子航海计划的延续。
       李白的沧海云帆,也许会让你血脉贲张、心潮澎湃,你会说‘’我好燃啊‘’,你却不知道,李白沧海云帆的背后,是‘’行路难‘’的无奈和悲哀!辛弃疾感慨:‘’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
本帖最后由 松风 于 2020-11-25 12:44 编辑

我以为我已经触摸到了历史的真相,当我在《论语 • 公冶长》章节读到上述‘’子曰‘’。我仿似看见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子,怀揣梦幻般的理想,带着若干弟子,周游列国,兜售儒术。然而,夫子所推荐的儒术,上不能满足棍棒们的需要,下不能解决手无寸铁的弱势群体们的诉求,夫子的杯具不可避免的出现:再逐于鲁;削籍于卫;穷于商周;厄于陈蔡。有一种叫做‘’悲观‘’的情绪漫延开来,终于在某一天,濒临绝望的夫子想要逃避现实,并设想了一个航海计划。——这才像是一个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夫子,一个肉骨凡胎、也食人间烟火的夫子。


儒学界不认为夫子的航海计划是要逃离,他们认为,夫子这是要到海外继续传播夫子的主张。对于儒学界的说法,我一方面表示佩服夫子的执着,另一方面又替夫子担忧。凭一个木筏就漂洋过海?夫子又不是孙悟空,一个海啸过来,把木筏吞了,夫子不得下五洋捉鳖?开国际玩笑呢!

      好在我的担忧是多余的。夫子最终放弃了航海计划,因为夫子的口袋的羞涩。这充分说明了经济基础的重要性。没有经济基础,想航海?想学知识?想泡妞?墙上挂帘子——门都没有!


      陶渊明有经济基础,他没有想过要逃离,他只是拂了一回袖。‘’岂能为五斗米折腰,而拳拳事乡里小儿乎?‘’不愿伺候乡里小儿,是陶渊明拂袖的原因。他的这个拂袖行为,只对乡里小儿,并不针对皇上,这有点类似于梁山好汉们的‘’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陶渊明有田园,这是他敢于拂袖的底气。有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说弄个亿万富翁当当,至少可保衣食无忧。如果陶渊明像夫子厄于陈蔡那样,七天粒米未进,他还有闲心有力气‘’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怕是‘’忍饿东篱下,愁眉对南山‘’了。
3
顶!
网络问题,等修好后,再加精华`
终于可以紫精认定!
我好燃啊
古往今来,因为某种原因,不得已设想要逃离或者已经逃离的人,正不知道有多少.
问好各位!
这些天太忙。
精彩。但见羞涩。
夫子困于陈蔡,断粮七天还能抚弦而歌,未见气馁。要是夫子天天酒足饭饱,可能《论语》就要湮没于纸堆了。
夫子困于陈蔡,断粮七天还能抚弦而歌,未见气馁。要是夫子天天酒足饭饱,可能《论语》就要湮没于纸堆了。
林疏白 发表于 2020-11-26 15:03
‘’子非鱼安知鱼‘’,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小儿辈遂已破贼。‘’谢安表面上一脸淡定,而折断的屐齿却出卖了他内心的狂喜。夫子厄于陈蔡,七天粒米未进,抚弦而歌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恐怕只有夫子本人最清楚,别的人大约只能做些情、理上的揣测。
《论语》这部书并非夫子所作,它是否会湮没于故纸堆里,跟夫子的饮食没有半毛钱关系,而是取决于传播者,只要有人肯传播,《论语》就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