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情恋嘉峪关

     离上次最后一次来嘉峪关已经有些久远了,对于曾在甘肃久居了三年之多的我来说,宛如在梦中。曾经,我每次到酒泉、敦煌,经过嘉峪关时,都会登高远眺,看一回戈壁滩头的飞沙走石,夕阳西下的骆驼铃声,一阵低沉飒飒的雄风扑面而来,由然地染抹到一抹残阳绚烂的风采。


     去年九月下旬,母亲带着迷茫游离状态的我,从兰州一路风尘扑扑,沿着河西走廊,披着沙尘踏上漫漫的丝绸之路,只为重温旧梦而来。此时天气已微凉,中午时分也不过是12度,让从岭南来的我们颇觉不适,乃至清凉入骨。母亲丝毫不觉得寒冷,只要能在这寂廖的戈壁古老的雄风,让我找回原来的须眉雄心,似乎都觉得没什么寒冷可言;一如眼前这片广漠的戈壁,偶有几丛沙棘,也给予了荒凉的旷野添加了盎然生机。我深深地感觉得到母亲的用心良苦,带我重走昔前的足迹,无非是想治好我的抑郁症而已。



     嘉峪关市区并不大,在古代如不是前边有玉门关挡着,也算是边陲重镇了;即便是今天,依旧是个人口不过30万的小城市。午后我不想惊动故友,与母亲匆匆吃几口饭便租一部车来到城南外六公里处的嘉峪关古城。在甘肃三年,我没少以主人身份陪广东福建两省的客人来过嘉峪关,在这狭长的哑铃似的黄土地呆久了,我几乎忘了我自己才是生在广东长在广东的主人,唯有听到乡音才会恍然大悟。这次是母亲与我挟着长风而来,穿过戈壁苍凉的旷野,别过七彩的丹霞地貌,在骆驼刺和胡杨点缀的砂砾风景中浅行,一路叩问苍茫的戈壁,还有千壑万仞的荒谷。对于嘉峪关,我知道逃避不了,母亲拽着我来,无非是想让我逾越这道历史的关口。



     当我看到眼前镌刻着“天下第一雄关”一块碑石,我知道我到了河西咽喉明长城最西端的关口。抬头望去,高大的古城墙巍峨耸立,广阔无边,一座三叠的城楼庄严地坐落在城门口上方守望着远方,右翼长城沿着河谷向前延伸,左边的长城沿着崇山峻岭的山顶向远方逶迤。还来不及弯身细摸下牌石,一阵遮天蔽日的沙尘滚滚卷来,母亲急急拽着我走进了雄关。我听着这呼啸而来的沙尘,宛如隐藏着千军万马的撕杀声,擂鼓如鸣,喊杀阵阵。这里是古战场吗?严格来将并不是,别听旁边的导游在口若悬河对游客讲解:“这里是汉朝戍关将士浴血奋战的古战场.....”这座关城是明朝才有的事儿,关汉武帝什么事呢?最西端还再往前走三百多公里的玉门关呀!元封五年,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彻派霍去病出征陇右击败匈奴,将整个河西走廊纳入华夏版图,设立凉州府,但有**并无关隘;前边还有春风不度的玉门关在守着华夏领土呢。明朝版图并不大,朱元章手下大将冯胜在此建关城锁阴边睡并不是什么伟大的壮举,嘉裕关以外的领土成为化外之地——或许这正是民族曾经痛楚过的伤疤。相对于建国只有242年自以为是的美 国来说,建立之初的明朝至今648年的历史长多了,嘉峪关是大明王朝诞生的历史见证。



     我不单是来凭吊历史,我的历史思潮追溯到大汉天朝卫青霍去病皑皑白骨离人泪,追溯到汉家军旗猎猎在广漠的西域版图,与茫茫草原封狼居山的最西北之端的汉家军威;我是来看风景的,看这长河落日在一望无际戈壁滩头壮丽的景观。我对母亲报以自信地莞尔一笑,我逾越得了这道不算悠长的历史关隘。   


     
     当母亲轻拉着我的手,登上城墙看着修复一新的巍峨长城,在层峦叠障的群峰中逶迤蜿蜒,我是被明长城的雄伟深深震撼了心灵:朱元章开创的明朝开疆辟土至少比赵匡胤建立的宋朝强多了,所谓的大宋连燕云十六州都收复不了,龟缩在八达岭秦长城,至王瞻率军到河湟地区设西宁州长城以内的地方而已,这只是极盛时;在冷兵器时代,失去长城屏障被动挨打是自然的事了。残阳如血,红霞映云,白驹在手指中过隙,岁月在尘风中流逝,我飘忽的思绪随着秋风向西面飘移。这眼前的雄关,你镇守的是什么?相对于大汉天朝的猎猎旌旗,相对于康乾盛世的百万雄兵,镇守的雄关边塞不应在这里呀,而是在玉门关外更远的地方。年年月月长吹的风尘,怎能染白了我的青丝,又怎能吹走我的朝暮?但能独自默对一座雄关,确也让我游丝般的思绪平添了几分想象,给我枯歇的心波增加了些许野趣。

  
     西北的阵风凛冽而寒冷,虽说现在只是金秋九月,但临近傍晚的天气已有几分寒冷袭人。尽管我的内心深处排斥着大明王朝,叹其不争缺乏开疆拓土的锐气,但眼前的雄关在滚滚沙尘里,却又堙灭不了大明王朝的汉家男儿在这里血洒疆场。斑驳的古城墙,雄壮的老长城,无不在诉说着昨日奋勇御敌吐鲁番满速尔兵于河西的悲壮历史。于是不由得我来凭吊历史,聆听关城锁阴边睡金戈铁马的撕杀声,闭眼想象旌旗蔽日里的血流成河,马革裹尸;于是,我对这座孤对瀚海的嘉峪雄关充满了敬意,乃至发自内心的顶礼膜拜。

     
     此刻想起林则徐的诗:“长城饮马寒宵月,古戍盘雕大漠风。除是卢龙山海险,东南谁比此关雄?”风沙凛冽,寂寥荒茫,这夕阳下茫茫戈壁里矗立的关城更显得高大雄伟,天下第一雄关也就名符其实了。


     在城墙的垛口上,我极目远眺,在风中飘荡的悠悠驼玲,给无际的沙滩注入了灵气,掩遮了我思绪的忧愁;映入眼帘的几丛芨芨草、骆驼刺,和偶有的几株千年不死的胡杨,又给大戈壁的颜色添加了秀色,覆盖了我内心的荒芜。蜿蜒起伏的明长城雄伟壮阔,将我的人生连接到秦长城山海关的起点万里长;远处祁连山白雪皑皑,江山如此多娇,妩媚了我的心波,我又如何能自我消沉不己呢?


     嘉峪雄关,将我的游丝般抑郁症,化为一缕大漠孤烟,如万里长城的终点定格在这里,如你心怀淡然在茫茫戈壁中默守寂寒,细数流年。我只要在如血的残阳深望一眼你,我便会挥去弥漫的沙尘,一揽红霞映云的壮丽美景,拥有了大漠孤烟的浩翰天地。


     一片红霞孤燕的眷恋中,依依作别秋水天长的一座雄关。
2

评分次数



人景史交融!
欣赏
半荷mm,好久不见
茫茫苍穹下响彻着古老的雄风
悠悠女儿心恋恋家国情溢雄关

妞写的真好,喜欢



赞一个
人景史交融!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20-12-22 07:57
汗颜~



欣赏
夢 海 发表于 2020-12-22 09:06
谢夢 海~



半荷mm,好久不见
灵灵 发表于 2020-12-23 09:14
问好灵灵,不知是哪位呢?



茫茫苍穹下响彻着古老的雄风
悠悠女儿心恋恋家国情溢雄关

妞写的真好,喜欢
雪寒烟 发表于 2020-12-23 13:36
妞~



赞一个
江弦 发表于 2020-12-25 08:15
江弦,谢谢你~



嘉峪关
文采
甘肃,我最想去的是敦煌。嘉峪关,雄关漫道真如铁。
嘉峪关
江子滔 发表于 2020-12-29 08:41
问好江子滔



文采
鸿杰007 发表于 2021-1-3 12:47
谢谢鸿杰



甘肃,我最想去的是敦煌。嘉峪关,雄关漫道真如铁。
天边的冰原 发表于 2021-1-4 11:33
冰原好,去敦煌八九月去最好,十月份去有时会碰上大雪天,太冷了,南方人会受不了



雄关漫漫。古道黄沙。
雄关漫漫。古道黄沙。
青翼浪子 发表于 2021-1-9 04:58
还真是如此呢~



我是水晶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