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千年阳关

     一别敦煌多年,去年深秋母亲携我来到敦煌,重游过玉门关后很自然想起了阳关。母亲本来是想带我去寻找古楼兰的梦,但看我对敦煌厚重的文化还恋恋不舍,便欣然与我多住了几日,看看戈壁深处墩煌城市的风采。

     敦煌市城西75公里的古董滩,便是与玉门关遥相呼应的阳关;阳关与玉门关,一南一北,像两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蜿蜒起伏的汉长城两端,因在玉门关以南,故名阳关。阳关在苦寒之地之所以举世闻名,多半与唐朝诗人王维的《渭城曲》有很大关系,亦有自汉武帝派卫青霍去病平定了河西走廊以来,设置了两关与西域各国通商的古丝绸之路攸关。

     今天,母亲与我冲着王维《渭城曲》而来。在去寻阳关梦的途中,只见沿路砂砾遍地,寂廖苍茫,荒凉的戈壁与极蓝的长天相互映衬,构成一幅西北荒漠特有的图景;偶尔有骆驼刺及孤怜怜的胡杨点缀在荒漠,便给广袤的戈壁添加了几分生机。想想也是,自汉唐以来,这里就是天苍苍地惶惶毫无人气的苦寒边关,倒也符合唐朝边塞诗人所写的意蕴。当进入了阳关镇,笔直的沥青路两边林立着高大挺拔的白杨与整齐铺阵的罐木;这里水渠纵横、葡萄满绿的景象,还有一畦畦种满了土豆、向日葵等碧绿的菜地,仿佛进入了江南婉约的水乡,使人不觉会大吃一惊,惊讶眼前杏红柳绿的满地秋色。


     我想大唐边塞诗人看到眼前花团锦簇的盛景,定会惊讶得张开合不拢的嘴,后悔写错了诗。其实不能怪大唐边塞诗人,他们当中很多人并没深临其境,只是呆在长安城凭着想象笔杆一挥,便写出镌刻山河雕镂人心的千古诗句。王维是来过西北凉州(今甘肃武威)的,可武威到敦煌一千六百多里,有多少诗人会一人一马穿过风沙遍地的戈壁而来?更不用说这些诗人从长安翻山越岭3500里到河西走廊的阳关与玉门关了。岑参因两次出使西域,他是来过阳关和玉门关,写下了千古传颂的诗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我就不信杜甫《送人从军》:“弱水应天地,阳关已近天”,送人从军从长安跋山涉水送到阳关,也不信白居易在《对酒》所诗“相逢且莫推辞醉,听唱阳关第四声”,真的为了采风一路风尘仆仆走几个月来到阳关,多半是酒喝高了与李白一样诗意大起一笔而蹴。很多人不知晓的是,王之涣那首著名的《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就是与同是落破不堪的高适、王昌龄下着大雪时闲得无聊在长安酒楼里,叫上歌女饮酒助兴所写下流芳千古的诗,至于这三人是否有到过塞北的阳关和玉门关,只有高适在50岁那年投奔在凉州的河西节度使哥舒翰,在其帐下做幕僚,但至于是否到了两关的边隘,就不得而知;历史并没有记载王昌龄与王之涣有到过塞北。

     我真的是抑郁症未愈,闲得慌来和古人较真。即便这些大唐诗人并未深临其境,但所写的边塞诗无不反映了将士戍边之苦与思乡之情;一如南宋的陆游不能穿过西夏的国土来到塞北,但不妨碍他凭着丰富的想象力写下荡气长存的边塞诗,给后人留下了瑰丽璀灿的文化。一千两百年前大唐诗人会产生错觉,就连我母亲也是感到不可思议,在她印象中的西北,就是苍茫中越见荒凉的景像。

     历史上阳关附近,以巍巍雪山为屏,以峨峨长城为障。阳关原也有过湖泊交错的环境,草木葱郁,至少在唐朝以前,这里是碧波荡漾、水草丰盛的地方,要不然也不会成为戍边重要之关隘;缺水边关将士就无法在此常年累月驻守了,古人聪明得很。时至今日,我站在玉门关的烽燧台边,不远处依然可望见一汪波光粼粼的畦水;两关之地,泉眼汩汩,经久不衰,是寂廖荒漠人烟生存的生命之源。只是由于气候的变化与河流的改道,才成为一片荒凉之地,才成了一望无际的荒漠。但水草丰貌的景象也只限于阳关附近,其它地方在一千多年前就已是黄沙遍地的茫茫戈壁,玉门关如不是有一条疏勒河,也成不了汉武帝抵御外敌和丝稠之路的雄关边隘;有河附近才有丰富的泉眼,才是玉门关和阳关戍边与丝稠之路的保障。古楼兰就是因为塔里木河的改道,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


     几年前,我刚到甘肃初来阳关镇龙勒村考察,这里还是被荒漠包围的破旧村子,一阵风起,风沙吹满了大地,底矮的瓦房披上一层厚厚的黄土。短短几年过去,现在到处都是展新的两层连排的房子,柳绿花红,渠水绕村,葡萄一亩接一亩,成为一片绿色的海洋;村路两旁种上胡杨与国槐,绿化带修剪得整齐有致,呈现出一片姹紫嫣红的盎然生机。如今的龙勒村与阳关近在咫尺,已成为旅游渡假村。两千两百多年前,经天纬地的汉武帝如看到眼前的繁华盛景,定会为当年自己气吞万里如虎的雄心壮志自敬不己;后人谁又不敬叹汉武大帝的雄才大略呢?此生但求入华夏,来生还做中国人!
     

     如今,古阳关已被千年风沙所掩埋,连同大唐公主出嫁西域的凄凉故事,随风堙没在这片古老的戈壁里;只剩下一土堆被称为“阳关耳目”的汉代烽燧遗址,孤独地矗立在墩墩山上,与蜿蜒的残缺土长城连绵在荒漠上的痕迹,让后人凭吊。而现在游人看到高大巍峨的城墙和兵营,还有阳关古道,是今人仿造的。或许,再历经百年风沙的吹打,也成了一座极具沧桑的古关。当年筑城用过的夯土与石块,连同瓦片已被千年的风沙风化为土堆,只有在绵延不断的沙丘之间坦露出依稀可见的残垣,还有连绵起伏二十余座小土丘,我分辩不出是远年的坟堆还是残存的长城烽火台,只是觉得寂寥中渗透着大义凛然,始终保持严肃的不可侵犯的姿态,令人心生敬畏,敬畏到顶礼膜拜!

   
     行走在木制栈道上,看看眼前被风沙浸蚀了的烽燧,抚摸刻着“汉代烽燧遗址”的石头,一种淡淡的忧愁忽上心头。我不明白的是,在两千两百多年前,这些戍边将士凭着什么毅力,在这里年复一年驻守着?这里远离中原,交通更是极为不便,又凭什么拂去思乡的隐忧?又凭什么打发这漫长岁月的寂寒?又有多少年轻的将士倒在黄沙漫漫的边关?这一座座烽燧土墩,见证了一代代王朝的金戈铁马,从西汉卫青与霍去病打到东汉窦固与耿恭,再到大唐从李债与侯君集破吐谷浑灭高昌,打到高仙芝与封常清灭今克什米尔小勃律国横扫西域,重设了安西都护府,继两汉西域都护府之后重新将西域辽阔之地纳入华夏版图;丝绸之路也得以重新以畅通,书写着汉唐两朝为华夏版图开疆拓土的丰功伟绩。

     衣襟飘飘站在墩墩山的烽燧边,极目四望浩瀚无垠的荒凉戈壁,再看看远方阿尔金山峦披着银光闪闪的皑皑白雪,当晚霞给天际边抹上一层金辉,苍茫的大地呈现出色彩斑斓的景致,广袤而壮阔。闭上眼儿,随着清凉的秋风拂面,静静地感受千年阳关往日的盛景:旌旗蔽日出关的马蹄疾声,戍边将士关前的浴血奋战;聍听伴随着商贾络绎而行的悠悠驼铃,凄婉缠绵的胡茄羌笛;想象这里曾绿树成荫映荒滩,三军将士思乡苦。残阳如雪,风尘如霜,广漠苍穹之下,只有千年阳关的废墟,被历史的沙尘与洪流湮灭在岁月长河中。在呼啸的北风中,我能听到2200多年前似有若无的一缕琴音,一曲为今天华夏天朝版图的拓张与崛起而祷告的千年旋律。

     今天的阳关,没有了昔日雄伟关城,只有一块刻着阳关遗址的石碑,树立在苍茫的戈壁中,在驼铃声声诉说着古丝绸之路关隘曾经的悲欢故事,只剩下氧化了的出土文物昭示了曾经的辉煌;在风沙阵阵中述说着汉置宋废的凄凉落莫,独留在天地间验证着沧桑的壮美,寂莫的悠扬。千年阳关,寂静地矗立在河西走廊,一手牵着中原,一手牵着西域,为华夏民族的大融合立下了丰功伟绩,是一座千年不朽的丰碑。


     一曲阳关三叠韵悠长,一别阳关美梦意重深。
2

评分次数



想起很多年前,似乎也是去过玉门关的,
然后,再踏上朝圣的路,到了心目中的敦煌!
文章写的真美,引起了我的共鸣~
读着读着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写得真好。
来欣赏
想起很多年前,似乎也是去过玉门关的,
然后,再踏上朝圣的路,到了心目中的敦煌!
文章写的真美,引起了我的共鸣~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21-1-7 09:14
宁哥好,有机会再去走走,西北风情给人不一样的感觉



读着读着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写得真好。
夢 海 发表于 2021-1-7 11:11
夢 海妞,谢谢你`~



来欣赏
緑翔 发表于 2021-1-8 09:07
谢谢緑翔~



战火造就了阳关的苍凉。和平带来阳关的美妙。
欣赏
半子枯荣社团收人
战火造就了阳关的苍凉。和平带来阳关的美妙。
青翼浪子 发表于 2021-1-9 04:55
浪子好,回复亦妙~



欣赏
1132011 发表于 2021-1-9 14:04
谢谢1132011



千年阳关
标题好大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