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MS外传之少年

MS外传之少年

夜,夜未央。
中游船(DU)坊(FANG)还是热闹得很。
里面已经摆了十桌八桌。
有一桌却很冷,有一个人坐在那里,已经半天了。
因为人看到这个名字,早就躲得远远的。


所以他也不急,他要等一个高手。

霍老头进来道:“他来了没有?”
少年道:“没有,但我却知道,他这几个月天天练球,陪练的三个,亦非泛泛之辈!”
霍老头道:“那三个是谁?”
少年道:“柳残剑、八次狼和灵魂战警!”
霍老头又皱了皱眉,道:“是不是那个打起架来不要命的柳残剑?”
少年道:“是!”
霍老头道:“是不是那个看起来文质彬彬,出手却能要命的灵魂战警?”
少年道:“是!”
霍老头道:“是不是那个一向行踪飘忽,点子已练到第九层的八次狼?”
少年道:“是!”
霍老头道:“这三个人全做了他的陪练?”
少年道:“是!”
霍老头道:“他杆法已经出神入化,为了和你一战,却还要练几天?”
少年道:“是!”
霍老头不说话了,倒了杯酒,一口喝下去。
少年也把杯子里剩下的酒一口喝了下去,道:“现在你是不是看到杀气了?”
霍老头道:“是!”
霍老头道:“像他那种人,居然还找三大高手来陪练,当然是对这一战还没有把握!”
少年同意。
霍老头道:“现在他既然已找到了你,你们想玩多大?”
少年道:“那不重要,我只是想找个人来赢我。”
霍老头冷笑。
少年道:“你冷笑是什么意思?”
霍老头道:“我冷笑就是冷笑的意思。”
少年道:“你的意思我不懂。”
霍老头道:“你不懂的事多得很。”
少年却又笑了,道:“至少我还懂得分辨你这些酒里哪一坛最好。”


他随随便便地一伸手,果然就挑了坛最好的酒,刚想去拍开泥封,突然“咚、咚、咚”,三声大响,前、左、右,三面的墙,竟全都被人撞开一个大洞。
三个人施施然从洞里走了进来,果然是柳残剑、八次狼和灵魂战警。
三个人的神情都很从容,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墙上的三个大洞就好像根本不是他们撞开的,就好像三个刚从外面吃喝饱了的人,开了门,回到自己家里来一样。
八次狼甚至还在微笑着,悠然道:“我们没有从窗口跳进来!”
灵魂战警道:“所以我们不是野蛮人。”
两个人嘴里说着话,手上已提起张椅子,随手一拗,“喀嚓”一声响,两张很精致的雕花木椅,就已被他们拗得四分五裂。
柳残剑却慢慢地坐下来,还没有坐稳,又是“喀嚓”一响,椅子已被他坐塌了。
八次狼皱了皱眉,道:“这里的家具不结实。”
灵魂战警道:“下次千万要记住,不能再到这家店里去买。”
霍老头:你们打架就好,不要砸我的东西呀,再砸我就要哭啦。。。
话还没有说完,又有五六件东西被砸得粉碎。

少年还在慢慢地喝着酒,好像只要这里还有酒,其它的他不关心。

柳残剑在少年对面慢慢地坐了下来,说,我先跟你热身一把,五百两?
开局,柳残剑开杆,进了一球,顺势打中洞炸球,再连收三个,片刻之间,八个子,只剩三个了。
接下来要打的一个球,目标球离洞口不远,看似简单,但是个大角度薄切,其实难度很高,台球传奇奥鲨,也在这一杆上失过手。这颗球进了,后面的两颗可以顺势清台。柳残剑只要有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果断选择进攻,球擦边没进。
轮到少年击球,他说了一句,好厉害。只见他看了球形几秒,然后出杆就清台了。

八次狼四面看了看,道:“霍老头,你这里的酒不太好,再弄一些好的来!”
他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抓起一坛酒往地上一摔。
入座开球。却没有选择炸球,刮了一下底端的球,母球回到原位。
几个回合下来,双方打得滴水不漏,互有攻防。
球形复杂,点瞄线路全被挡住,底洞有个球可以切进,但局面不可控。八次狼选择做了一杆球。平时他也很少做球,因为很少有人挡得住他的进攻。
少年解球。可选择的球很多,所以很容易就解到了。
八次狼皱了皱眉,又提杆,再做一次。
少年稳稳打出一杆,连打带防。
八次狼再做,少年再解。霎时间八次狼已经做了七八次,但每一次都被他解到了。
八次狼望着这颗球,好像已经开始在发怔了。
怔了半天,才转过头,看着灵魂战警苦笑,道:“竟然做不S他!有鬼。”
灵魂战警道:“什么鬼?”
八次狼道:“当然是酒鬼。”他喝了口酒,还是选择做球。这次做S了。
只见少年并不慌乱,轻推一杆,母球绕了台面一圈,竟然反做了。
八次狼解球,留下一个破绽。少年抬杆又清台了。

“老板,摆球!”
霍老头一边不紧不慢摆球,一边自言自语,当试图改变自己的打法时,就已经输了。


灵魂战警道:“我来试试。”
他好像没有看见坐在桌子旁边的人,居然也突然抓起酒坛子,用力一抡。
这坛酒突然“呼”的一声,飞出去五六丈。啪啪啪啪,很快,几坛酒被他全砸了。
“我老婆不让喝酒,没办法”,他一边说,一边入座开球。
这局五六个回合下来,双方还没有进一个球。
轮到灵魂战警击球,又一个简单球没进,球停在了洞口。
少年却看出来了,这个战警不好对付,因为白球停的位置,非常的刁,这是在诱敌冒进。于是也不进球,打一杆安全球。
战警出杆,再封一个洞口,台面上六个洞,已经被封了四个,局已布好,就差一个清台机会了。
少年突然笑了,只笑了一声,他已经看好线路,一个点瞄反底进袋,捎带清除了中洞的障碍球,打开局面,一眨眼功夫,又清台了。


战警叹了口气,喃喃道:“这桌子果然有鬼,这样都封不S他。”
八次狼忽然笑了笑,道:“看来这个人果然是真的少年。”


(原著:古龙。欲听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5

评分次数

期待下回的精彩内容

且听下文分解

为楼主加分,加油,加劲!

[center][/center]

RE: MS外传之少年

好看
颇有金大侠武侠小说风采
品,问好楼主


本帖最后由 豬队友 于 2021-1-17 03:42 编辑

接上



柳残剑也笑了:这一趟没有白来,走
三个人嗖嗖嗖,又从墙洞跳走了

霍老头道:现在你懂了吧?
少年道:我不懂
霍老头:柳残剑那一枪,他不可能没看出,那是个S球
少年:他明知没有球,故意打出了那一杆?
霍老头:是
少年:你还看到什么
霍老头:我还看出,八次狼有两次进攻机会,但他依然继续做球
少年喝了一口酒。
霍老头:考验一个人的耐性,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激怒他
少年:我没有被激怒
霍老头:是
少年:你还看到什么
霍老头:战警封住所有线路,唯独留了个难度极大的三线反。
少年继续喝酒。
霍老头:你三年没出现,他只不过想看看,你是否还记得那些招式
少年:我记性不差。你好像看得比我还仔细

霍老头:我要是这都看不出,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少年:DU场最大的庄家,果然好眼力。这一把你赢了多少?
霍老头:所有外围我全收了,输了三万多两
少年:你也有输的时候

霍老头笑了。
少年道:“你冷笑是什么意思?”
霍老头道:“我冷笑就是冷笑的意思。”
少年道:“你的意思我不懂。”
霍老头道:“你不懂的事多得很。”

霍老头:这一战,你还有把握吗
少年:我没怕过什么人。
霍老头同意: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少年武功极高,而且是个很讨女人喜欢的花花公子。。。

就在这时,大厅一辆马莎拉蒂开进来,伴随一阵悠扬的乐声.美妙如仙,霍老头精神仿佛一振。
少年也在听,却突然变色:“我得走了。”
霍老头道:大名鼎鼎的诗诗公主驾到,你反而要走了,难道你怕她?
少年只有苦笑:她早已名花有主了,难道你不知道?
霍老头: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他丈夫是青桐派的吴一手。。。

少年:我怕吴一手
霍老头叹道:"我实在想不通你怎么会怕他的。"
少年道:"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只不过偶尔跟他老婆睡在一张床上,又恰巧被他看见了。"
霍老头吃惊看着他,过了很久,才摇头说,"原来你胆子真不小。"
侠客
欣赏佳作,期待精彩!

有空再更。
感谢几位大师友情演出:
柳残剑---残剑
八次狼----冷夜
灵魂战警--小白熊
霍老头---舞球者

少年---待定
诗诗 公主--待定
武侠哦小说

好看
有空再更。
感谢几位大师友情演出:
柳残剑---残剑
八次狼----冷夜
灵魂战警--小白熊
霍老头---舞球者

少年---待定
诗诗 公主--待定
豬队友 发表于 2021-1-18 02:17
期待更多精彩!

过年好
MS外传之少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