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无忌笑谈 —— 柳亚子

     
       前言:无忌这篇文章我只改了下老毛病双引号问题及标题,其余一字不改发出。个人觉得这样写读来生涩,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无忌恕罪。如有空我来写写《文人的傲骨,从柳亚子说开》。——半池荷水

       文/无忌
      《答荷水问,以颜斶归真返璞晤谈》文中称柳亚子为“文 女支”是否不妥?开章明义,无忌必须声明自己对「女支」并无歧视,且不说古代四大名 女支(柳如是、陈圆圆、苏小小、李师师)留名青史,不知名者:

      1. 【北宋】晏几道《鹧鸪天》描述的歌 女支:彩袖殷勤捧玉锺,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後,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试闭上眼睛想一想,一位貌美如花的美人,身穿色彩鲜艳丶薄如蝉翼的轻纱,殷勤又多情地捧着玉杯劝酒;轻柔的歌声,曼妙的舞蹈,最後累得手中的桃花扇也无力再搧。两颊红粉、醉眼迷离地看着您萌笑.. 此情此境会令人讨厌?这简直是令人目眩神晕,艳想浓情痴恋不已啊!

      2. 【北宋】苏轼《定风波》描述好友王巩的家 女支: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虽然肤如凝脂般白嫩美,温柔聪慧的佳人“点酥娘”(又叫柔奴丶寓娘,都只是昵称,可列不知名)地位低微,但一见、一问、一答,立刻让大名鼎鼎的“老司 机”东坡居士直接“翻车”(有不知廉耻丶轻狂索 爱之嫌);幸好,「此心安处是吾乡」名句警策隽永流传千古。

      3. 现代社会绝大部份国家都存在女昌 女支客观现实,又名 性 工作者或技 师,当中不乏男 性 从业者,雅称“牛 郎”或“鸭 子”;个人浅见有因才有果,在责怪她(他)们之前,是否该先想一想成因何在?

      行文至此,称柳亚子为「文 女支」是否没有贬义?「女支」,不管如何解释,总会令人觉得与「卑」有联想,不太可能给人有「尊」感。


      柳亚子(1887年5月28日-1958年6月21日)原名慰高,字安如,後改名人 权,字亚卢(自比“亚洲的卢梭”,注1),又改名弃疾,字亚子(因“卢”字繁体难写,故改称“亚子”);1906年在上海加入同盟会和光复会,1909年创办南社(注2);1924年加入G M党,任孙中山总 统府秘书等要职。因为公然反对“常凯申”,1927年「清 党」时曾被通缉,出逃日 本,1928年获赦回国。1941年皖南事变中,又因同情新四 军,被G M党 中 央以「诋毁中 央」为由撤销监委职务,并开除出 党。其後弃暗投明,1949年出席中国人民**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後,曾任中央人民政 府委员。1958年6月21日在北京病逝。

      早在民国时期,柳亚子就是活跃于政界和文界的知名人士。在新中国成立後,许多民国时期的名人在1949年後大部份都遁迹销声,不少人逃往海外,留下来的都选择夹着尾巴退隐;而柳亚子却知名度更高了,这要归功于他与太祖的诗词唱和。在太祖的文学生涯中,只有郭沫若丶柳亚子与周世钊三人有此荣幸。太祖名作《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长期被选入中学语文课本,使得读过内地中学的学生,都知道此人来头不小。

      1926年,毛柳相识于广州,即国 共第一次合作期间。柳亚子当时已经是曾任孙中山办公室秘书的G M党名人,而太祖只是中国G M党中 央农民部主办之广州农**动讲习所(位於广州市中山四路,目前属国家二级博物馆,亦是广州市爱 国主 义教育基地)所长。两人年龄差距约6年,地位悬殊,互通书信时,太祖一直沿用“亚子先生吾兄道席”及以“弟”自称;柳亚子也老实不客气,以“润之吾弟”或称其为“毛郎”(“十万大军凭掌握,登坛旗鼓看毛郎。”)作回应。

      不可否认,国 共相争期间,柳亚子曾多次公开批评G M党腐败、不得民心;宣扬**党乃仁义之师,民心所向,为一统神州作出贡献。当中主要原因极可能是深受太祖个人才华与魅力所影响。当时,柳亚子不少作品都把自己与太祖摆在平起平坐甚至更高位置;例如:“瑜亮同时君与我”,把太祖比喻为周瑜,自诩为诸葛亮。“兄事斯大 林,弟畜毛____。”、“除却毛公便柳公,纷纷馀子虎龙从。”、“一代文豪今属我,千秋历史定称翁。”、“留得故人遗句在,北毛南柳两英雄。”等等,除了天真、幼稚,这也可谓狂人自有狂想。

     如果说柳亚子完全没有自知之明,就很难解释他多次自称“狂奴”,耳熟能详的诗句包括“狂奴故态今犹昔,国策方针定岂摇。”、“狂奴肝胆吾轻剖,琐事眠餐汝总成。”、“自笑狂奴藐馀子,天生名德护微功。”希望仿效东汉严光“无欲则狂”,可惜太祖并非东汉光武帝刘秀(注3)。

     「女支」,女以姿 色(兼有知识当然更好)诱人,男以帅气外表或下半身黑人血统迎客;柳亚子作为「文 女支」,就只能以其诗词籍歌颂太祖取宠。但每次歌功颂德,总喜欢挟带大量“私货”,把自己放在与太祖同等的位置加以褒扬,目中无人顾盼自雄丶倚老卖老,这恐怕不仅令太祖,也让当时几乎所有**党高层人士都觉得别扭,实在让人难受。晚年(建国之後)换来的,只是一个接一个的打击和失望。看到那些“庸才们”一个接一个被太祖重用提拔,自己赋闲在家,柳亚子内心的悲凉和酸楚,可想而知。

      面对柳亚子多次寄信呈诗,发牢骚、撒娇威胁(明确提出任职要求)“分湖便是子陵滩”云云,太祖《七律·和柳亚子先生》首句“饮茶粤海未能忘”,忆述23年前交情,充满了温暖,接第5句“牢骚太盛防肠断”就明显有警告之意了。没想到柳老不知好歹,在《六月六日在韶九胡同有作》中,直接回怼“英雄惯作欺人语,未必牢骚便断肠。”明确表达对太祖的不满和质疑,两人之间的往日情谊,可说消耗殆尽;柳亚子既想仕途得意,又不改张狂个性,如意算盘打不响,就只能走向“狂奴末路”了。

     1958年6月21日,柳亚子在家中急病死亡。是否有人‘帮助或提醒’他离开人世不得而知。葬礼可说极尽哀荣,扶灵者包括刘 少 奇(刘姓,结过六次婚,1969年於河南开封病逝)及周公等文武重臣。在许多人眼中,颜斶先生和柳亚子两者之间有一共同之处,就是——不识时务。人无完人,虽然看不起柳老一生好以“英雄”自命,消费旧情、以诗乞宠;但无损对他的才学、诗词及书法深感敬佩!


     无忌的个人观点可能存在极大谬误,请读者以自己的客观(第三者)思维进行分析;如蒙回帖支持或讨论,在此先行致谢!





     注1: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1712年6月28日-1778年7月2日),法国启蒙思想家,其主张不合国 情,不必研究;但生平轶事可说颇为“奇趣”。卢梭的母亲出身贵族,不幸在他出生九天就因产褥热而病死;养育卢梭长大的姑姑是一位性格严肃丶禁 欲的清教徒,但卢梭对她却有着难以自控的__欲。

     在15岁时,离家出走的卢梭在萨伏依(当时意大利西北部的小公国) 认识了与丈夫分居丶过着放荡主义生活的华伦夫人;29岁的华伦夫人成为了卢梭的“义母兼情人”,她大力支持卢梭求学,成就他走向成名之路。然而在华伦夫人晚年穷困潦倒时,卢梭却对她不闻不问。

     成年後行为怪诞,对情人们的绝情(情人怀孕,他却跑去和家中女佣结婚)、对亲生子女的冷酷(把五个孩子全部送去孤儿院,理由是害怕孩子在自己的养育下不可能健康成长)、言行不一致,不管是在当时或今天的世俗眼光看来都是可耻丶荒唐的;但卢梭自我剖白的勇气丶对社会上舆情不妥协和坚持己见激昂的性格,则被他的支持者视为伟大的、完全可以掩盖他私德的不足;无妨他在死後十六年(1794年)获以国家英雄身份葬於巴黎先贤祠。


     注2:南社是辛亥革命时期的文学团体,社名取「操南音,不忘其旧」之意。1909年11月13日在苏州成立,发起人为同盟会会员陈去病丶柳亚子和高旭;曾经是中国近代文学史上颇具影响力的文学社 团。


     注3:东汉光武帝刘秀和严光是老同学,相识于微时感情很好,称帝後曾经召见严光到宫中,晚上并睡同一床。严光睡觉时把脚放在刘秀腹部。次日太史说:“昨夜客星犯帝座甚急”刘秀笑答:“朕故人严子陵共卧尔。”
1

评分次数



     
       前言:无忌这篇文章我只改了下老毛病双引号问题及标题,其余一字不改发出。个人觉得这样写读来生涩,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无忌恕罪。如有空我来写写《文人的傲骨,从柳亚子说开》。——半池荷水

      ...
半池荷水 发表于 2021-1-17 18:11
哼!三千字节回帖,只换来“读来生涩”四字?很不开心~ 很不开心~ 很不开心~(谜之音:快来抱抱~ 哄一下嘛~) 哈哈哈哈~


好啦~ 好啦~ 说真的,《无忌笑谈 —— 柳亚子》只是看了原帖楼上自己只是写了两三句,寒烟就客气地评分了;心中有愧,所以匆匆长文回帖以示敬意.. 此文作为回帖分享个人观点,个人感觉算OK的,但作为主帖,以无忌个人标准就绝对强差人意;荷水的点评已算相当客气了。

如果要作为主帖,「女支」的描述落笔就应该砍成三至五句,遣词用句也要多作深思。全文流於平铺直叙,无曲折雕饰,令人读之乏味,也是不合适作为主帖的致命伤。再者女生或卫道之士可能会觉得粗 俗,甚至不堪入目,这也是无忌有意想试下读者反应(不是马後炮,在您发帖之前我已经给寒烟留言了)。

再次强调:无忌的文字,版权属荷水所有;您的任何点评或删减,我100+10%绝对同意与支持!期待《文人的傲骨,从柳亚子说开》。 ^O^
1

评分次数

但有觥筹供笑语.岂知书剑满风尘
嘎嘎

柳亚子
一唱一和
一唱一和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21-1-19 09:56
问好宁班



这么尽力了,还是没有完全逃过**的追赶



哼!三千字节回帖,只换来“读来生涩”四字?很不开心~ 很不开心~ 很不开心~(谜之音:快来抱抱~ 哄一下嘛~) 哈哈哈哈~


好啦~ 好啦~ 说真的,《无忌笑谈 —— 柳亚子》只是看了原帖楼上自己只是写了两三句,寒 ...再次强调:无忌的文字,版权属荷水所有
玄言无忌 发表于 2021-1-18 12:39
撒娇,有人撒娇
有这强调两个字,我做精华汇总的时候就不用再问你们了



牢骚可以有,但是发的时候得掌握个度啊,所以尺子不要随便的丢了



名气很大,我们对他了解得却很少。

最早知道栁,是从伟人的诗词和柳亚子,但被伟人的风采盖过,以至忽略了这个人。
后来又看到栁与诗僧曼殊唱和,但被曼殊的“恨不相逢未剃时”的风流吸引,再次忽略了这个人。

谢谢楼主让我们从一个有趣的角度认识这个人
哼!三千字节回帖,只换来“读来生涩”四字?很不开心~ 很不开心~ 很不开心~(谜之音:快来抱抱~ 哄一下嘛~) 哈哈哈哈~


好啦~ 好啦~ 说真的,《无忌笑谈 —— 柳亚子》只是看了原帖楼上自己只是写了两三句,寒 ...
玄言无忌 发表于 2021-1-18 12:39
因与无忌神交,故言语直率,无忌哥恕罪恕罪~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旁证博引本就是枯涩无味的事,这和写论文无异;加上这类老古董的文章,白话化会让读者通俗易懂些哦



嘎嘎
非凡之光 发表于 2021-1-18 22:10
非凡之光好~



柳亚子
緑凨 发表于 2021-1-19 09:47
緑凨好~



一唱一和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21-1-19 09:56
宁哥好,这几天忙,准备写莫高窟呢



撒娇,有人撒娇
有这强调两个字,我做精华汇总的时候就不用再问你们了
雪寒烟 发表于 2021-1-19 13:00
笑晕我也~



牢骚可以有,但是发的时候得掌握个度啊,所以尺子不要随便的丢了
雪寒烟 发表于 2021-1-19 13:06
无忌乖,阿姐给你糖吃啦



名气很大,我们对他了解得却很少。

最早知道栁,是从伟人的诗词和柳亚子,但被伟人的风采盖过,以至忽略了这个人。
后来又看到栁与诗僧曼殊唱和,但被曼殊的“恨不相逢未剃时”的风流吸引,再次忽略了这个人。

谢 ...
豬队友 发表于 2021-1-19 15:27
豬队友对民国文学大家很熟哦,半荷致敬`~



一唱一和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21-1-19 09:56
心照神交.. ;)
但有觥筹供笑语.岂知书剑满风尘
这么尽力了,还是没有完全逃过**的追赶
雪寒烟 发表于 2021-1-19 12:54
年轻时曾经在帝都一家学院进修(国 情 教 育);属短期培训,之後不定期会有後续课程。

杯 - 複製.jpg
2021-1-20 22:28


这家学校比较特殊(另外一个校名,体 制 内应该无人不识),对境外来的学生很优待,印象中不用交学费(是否有人赞助就不记得了)丶包吃包住丶上学有专车(中巴车)接送丶不用考试(没有毕业试,只有结业测验,可以三天内再交,期间可请教相关导师协助完成)。正常情况,应该知道什麽叫不可犯 禁 的“红 线”。

第一组“**”「1949年出席中国人民“正攴 十办”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有点出乎意料..^^"

第二组“**”「农民部主办之广州农“明 运”动讲习所」.. 是我不小心.. >.<"

第三组“**”(和第四组相同)「宣扬“G C”党乃仁义之师」.. 原来这三个字也不能连在一起啊.. @_@


入乡随俗,无忌尊重中游论坛的审查制度与标准;也感谢论坛管理员没因为违 规字而直接删除。 ^_^
但有觥筹供笑语.岂知书剑满风尘
撒娇,有人撒娇
有这强调两个字,我做精华汇总的时候就不用再问你们了
雪寒烟 发表于 2021-1-19 13:00
哈哈~ 寒烟,您别撒娇~ 来,无忌帮您捶捶背! ^oo^

精华汇总?我刚回中论不久,不明白什麽意思..
但有觥筹供笑语.岂知书剑满风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