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幸福不是毛毛雨

.    2022年春天似乎更加诡秘。上海的疫情不散,似乎像笼罩的阴影,在心头上打着嗝。朋友圈上海人晒的各种委屈和艰辛,似乎让人看到2020年春天的迷惘。是的,也许在社会发展进程中,并不是那么完美,还有许多社会治理需要提高完善。上海的疫情并没有向全国扩散和外溢,已经是很大的功劳了,至少让我们在内地中感到安全和安心。感谢国家和上海人民的抗疫中的种种努力和付出。
     国泰民安,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的人权。前些天晚间新闻播报,让我对这一句话,深有体会。人这一辈子,都在为幸福而奋斗。幸福已经成为了人生路上的指南针,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社会稳定和安宁,是我们老百姓最大的祈愿。夏天还未来,我仍旧感觉到一丝凉意。闭着眼睛,要把2021年从头闪过,我仍然还有许多不确定。2021年就那样过去了,仿佛是迈过一道坎,渡过了一场劫。
     2021年的春天,像往常一样散漫,虽然全国有零星的疫情,但是仍然可控可防。清明节的时候,就觉得天气进入了夏季。单位派我去上海参加一个考察和学习,学习安排在郊区的一个湖的旁边。而考察的地方,就是这一片江南水乡,青浦、吴江、嘉善,那是三省市交界的地方。记得那一个地方叫元荡,有一座桥横跨两个省市,宛若一条凌空起舞的绸带。白茫茫的一片水域,望不到尽头的对岸。春天的雨中,没有零丁的寒意。中午一过,太阳就开始出来,心情也顿时灿烂起来。。那个时候,就感觉幸福像这毛毛雨一样,来得那么宁静和畅快。
     以前对江南水乡并没有多大的印象,只记得苏州的寒山寺,建在运河旁边,地势那么的低平,与我想象中的不同。其实,水乡就是这样子的,全是低平的水道,仿佛一涨水,就要漫过来一样。或许受疫情影响,游览的人并不多。我们这一众人,感觉也像打了一个卡一样。什么互联网医院、华为研发中心,都不怎么记得,只记得某税务中心的大厅,许多方便办事的机器,整整齐齐排在那里。像是打了一个盹,去年的春天,,就这样恍恍惚惚,出现在我的文字中。
     接下来就是夏天一到,阳气回暖,春天的头晕病也不治而好。身体这毛病,好像很多年了,每年春天头就犯晕,明明血压控制着,却找不到其他的原由来。但是,到了仲夏,头晕就便好了。暑假来了,弟弟一家到了重庆,吵吵闹闹。侄子读了大学后,人愈发懂事了,侄女人还小,没有见到过这么多高楼大厦,吵着明年还要来。我也没有时间陪他们,他们呆了一个星期就回去了。接着,就是打第二针疫苗,打完后,身上出现了过敏反映。当时,不怎么注意,到了半年后第三针,也出现症状,才知道打疫苗能激发潜伏的病毒出来。估计,也是个别的反映,只是大家不怎么在意,而我却饱受了半年多痛苦,无以言说。
     全国的疫情也是反反复复,到了2022年,感觉更加严重了一样。我也是按部就班地生活,一眼望到边的老年日子,似乎更显得漫长。掐指一算,马上就到了30年的工龄。恍惚中,岁月染白的丝丝白发,凌乱地瓢扬着。生活或者工作,也没有什么重心。或许侄儿的成长,成了我最关注的事情。外语四级成绩出来后,宿舍6个人过了2个。他还差25分,主要丢分在听力中,外语四级的计分是标准分,根据听力那点分,基本上接近零分,因为即使你全错了,都有参与的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心里还是为他的成绩而惋惜,也不敢过多的谴责他,只希望下次能过。
     侄儿现在是大二第二期,虽然离考研很早,但我似乎开始紧张起来。我在研招网上查了许多学校,我会根据他的外语成绩和专业水平,给他一些学校的参考。侄儿读的是三本,可想这样的底子,有多薄弱。打听了他学校这一届法律专业,就只有几个人考研上线了,其中,还有换专业的。同时,过司法考试的,也只有几个人。估计他们学校这一届也应该有百号人,那绝大多数只有二战或者是就业了。这样的形势,对我判断他的考研前景,无疑充满了阴云。好在还可以建议他以少数民族身份考“双少”或“少干”。
     整个上半年,还有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那就是我的小狗车祸去世的事故。那是4月10号,那个周日的上午,我老早起床了。本不打算带我贝贝去集市,我只是去找一下修洗衣机需要的零件,去咨询一下维修价格之类的事。我牵了绳子的,只是没有套在它的脖子上。在集市的小十字街上,我走的人行道,它跟在我身后,一辆拐弯的货车,穿过我的身后,只听到贝贝惨叫一声,时间就顿时凝固了。一群人围了上来,贝贝倒在地上身体抽动着,舌头伸了出来,半搭着。它躺在那里,似乎很快就没有了气息,车主这时停了车跑过来。车主赔了我500元,我花了200元找了两个棒棒把它埋在桥洞下面。
     我的内心在流血,似乎哭不出来。我坐在树荫处,久久不肯离走,仿佛一切都在梦里。我担心它的身体被蝼蚁吃掉,也担心下雨时,冲出它埋葬的塑料箱子。良久,在手机上搜到了一家宠物火化场,打了电话便等着他们来拉它。车子大概1个多小时后才赶来,我一同与司机上了歌乐山,亲眼看了它的火化过程,火化780元费用,路费80元,骨灰盒268元。一路上我与司机谈贝贝的一生时,我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从2010年,它来到我家后,12岁的贝贝,已是狗狗的老年时光。我真没有想到,它会以这样的结局,走完了自己的一生。责任在于我没有牵绳。如果牵了绳,它会不会也卷入车轮中,并把我带进去。这种念头令我不寒而栗,也许是贝贝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我。过后,很长的时间里,我一回到家,感觉空荡荡的。我再也没有在家开火做饭,平时晚上就在单位吃。贝贝的骨灰放在我的柜子里,一拉开,我总是想起它。
     为了排遣孤独,我买了两只乌龟养,其中一只不肯吃东西,很快死了。然后,同事建议再买一只小狗。5月8日,去了狗市场,买了一只博美,取名为球球。一个星期后,开始打疫苗。到目前为止,疫苗刚接种完,马上可以洗澡和遛弯了。关了一个多月,没有社会化的交往,球球似乎变得有点胆小。但是,看到它萌萌的样子,什么烦恼都烟消云散了。养狗是一件技术活,要付得出耐心和训练。
     幸福不是毛毛雨,它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有付出,才会有得到。生活中的幸福,从来不是唾手可得。
2

评分次数

每月一篇~
每月一篇~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22-6-22 08:39
幸福本是毛毛雨



4# 半池荷水


幸福不是毛毛雨,它不会 自己从天上掉下来。
4# 半池荷水


幸福不是毛毛雨,它不会 自己从天上掉下来。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22-6-27 17:05
那倒是



见过毛毛雨~

1# 倩女幽魂——宁采臣 一别十余年。欢迎来长三角青浦!
返回列表